当前位置:517K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 > 第860章 神秘花纹

异世之绝天神帝第860章 神秘花纹

    景辰扭头看向月嫣然,点了点头,“我去去就回。”

    “嗯,院长找你肯定是有事,你赶紧去吧,有凌雪姐姐保护我,没事的。”说着一拉凌雪的胳膊,弄得凌雪一愣。

    “放心,那小子如果敢再来,我保证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说着,凌雪一叉腰,哪还有半点方才被狮心学院那些人欺负的模样。

    景辰点了点头,快步跟上前面走着的乌瑟斯向着导师楼走去。

    “学长,你知道院长找我有什么事吗?”景辰疑惑道,在他印象中,与这位院长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接触,当然,在他新生排位战后昏迷的那段时间,院长凌风与教导主任月震一起陪同大长老来看过他,这件事他是不知道的。

    “可能是关于神之脊梁大赛的事。”乌瑟斯扭头微笑着答道,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学弟,你倒也打破了我们宙斯学院的一个记录,在你之前,那神之脊梁大赛担纲之人大多都是五六年级的学员,在你之前最早的就要数天鸣学长了,他第一次担纲之时还是三年级的时候。”

    “天鸣学长?”景辰微微一愣,突然想起刚才欧阳天鸣似乎说过,要给新一届参加神之脊梁大赛的核心学员传授经验。

    乌瑟斯还以为景辰是没听过这个名字才会有如此疑惑,便解释道,“现在天鸣学长已经升入了内院,你不认识也是正常。”

    景辰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与欧阳天鸣也仅仅是一面之缘,认识倒确实谈不上,两人说话间便来到了导师楼内,乌瑟斯显然经常来这里,和那坐在门口的门卫点了点头,便径直走到那五部传送梯前。

    再一次站在了这里,景辰心中感慨良多,上次如果不是要来这见琳娜导师,自己不会发现那残卷,如果不发现残卷,恐怕现在自己已经永远留在了魔兽山脉,更不会有此刻手上带着的银色戒指,以及如此精彩的经历,想到此处,景辰摇了摇头,把这些想法甩出脑海。

    “我们上去吧。”乌瑟斯的声音再次响起,景辰抬头一看,只见乌瑟斯摁了一下中间那部传送梯C23的按钮,景辰心中暗道,原来那C23是院长办公室,当初他第一次来之时,还曾疑惑过那地方的用途,毕竟只有中间的传送梯有23层。

    两人来到23层,出了传送梯,景辰打量着四周,只见这是一间极其宽敞的办公室,正对着传送梯的位置,是一排巨大的落地窗,阳光透过那些落地窗直射进办公室,整个办公室被照得明亮异常,却没有丝毫闷热之感,此刻,已经有几个人坐在院长凌风的办公桌前,看样子只等二人了。

    “你们来了。”看到二人进来,院长凌风微微一笑。

    “嗯,院长,我把你要找的人带来了。”乌瑟斯点了点头,带着景辰来到凌风办公桌前。

    “是你?!”一旁传来了欧阳天鸣的声音。

    乌瑟斯微微一愣,看向欧阳天鸣,“天鸣学长,你们认识?”要说景辰入校之时,这欧阳天鸣已经进入了内院,而且听说一直在加紧修炼,前段时间刚刚突破五级,按理说两人应该没有什么交集才对。

    “认识倒是算不上,只是事方才我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景辰学弟教训那狮心学院的星陨,有过一面之缘而已。”说着,欧阳天鸣看向景辰,“刚才我还一直在想,要不要推荐你一下,现在看来,倒是不用我了。”

    景辰微微一笑,向着欧阳天鸣点了点头,“天鸣学长说笑了。”对于这位学长,他印象还是很好的,不光是欧阳天鸣曾经帮过他,更是因为欧阳天鸣身上的那股豪爽气。

    欧阳天鸣一摆手,“别和我扯这些没用的,我欧阳天鸣佩服的人不多,但今天肯定要加上你这么一个,以你这个年纪就有如此实力,不要说是我,就算翻遍几千年的大陆史恐怕也不多见,你能做这担纲之人,我也就放心了。”

    “天鸣大哥,你是不是夸张了点,他能教训了狮心学院那星陨?现在他恐怕有四级高阶的实力了吧?”一旁一个高瘦的少年眉头微皱,看了一眼景辰,又看向欧阳天鸣。

    “怎么?小冷子,你还怀疑我的话?那星陨现在已经达到了四级巅峰,说不定就是这次狮心学员领队之人,你也别小看了这小子。”说着一指景辰,继续说道,“他可是货真价实的五级强者,比你们几个还要高上一阶。”

    “什么?!”听到欧阳天鸣的话,周围坐着的几个学员都是一惊,向着景辰投来惊讶的目光。

    “这小子的厉害之处远非你们可以想象,就算是我,都没有把握敢说一定能胜过他。”欧阳天鸣似乎还觉得对几人的惊吓不够,再次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

    “怎么会?”

    “他不是德鲁伊吗?”

    “不可能吧?”

    听到这句话,个人的反应不一,但表现出来的,都是一种怀疑与惊讶。

    “怎么不可能,这小子手段千奇百怪,千万不要被他德鲁伊的职业所迷惑,他那彪悍的战斗风格,连我都自愧不如,如果你们把这小子当成普通的德鲁伊看待,肯定吃大亏。”欧阳天鸣扫了一眼周围的几人,淡淡说道。

    “呃……”

    听他这么一说,几人都是一愣,比欧阳天鸣这个骑士战斗风格还要彪悍的德鲁伊?!这点他们所有人都没想到,毕竟,现在的德鲁伊是被归于法师系职业之内,而法师系职业如魔剑士那种近战的另类职业很是少见,就像战士系职业中,也只有弓箭手适合远程攻击一样。

    “好了,这景辰做这届担纲之人,是莫老的意思,你们别吵了。”院长凌风的声音响起,方才听欧阳天鸣与其他几人说这景辰的时候,凌风的眼底也闪过一丝惊讶,如果真如欧阳天鸣所说,那这景辰的实力足矣傲视整个外院了,毕竟,这外院之中即便是天才学员,也不过是四级巅峰的样子,而那几个五级初阶的,全是辅助系职业,对于这神之脊梁大赛,倒是没太大用处。

    听到凌风院长的话,几人包括欧阳天鸣都是一惊,他们几个在学院少的也呆了五年,而如欧阳天鸣,乌瑟斯等人,已经在这学院呆了六七年,对于凌风上一任的学院院长,他们都是熟悉的,只是没想到,这景辰竟然是老院长推荐之人。

    几人的目光再次看向景辰,眼神中多少都有一些敬畏,连那欧阳天鸣看向景辰的目光,都有了一点变化,老院长,那可是宗师级巅峰强者,半只脚已经迈进了史诗级门槛的人,这景辰竟然能得到他老人家的推荐,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可惜,院长凌风并没有多说,他们也不能去问。

    “天鸣,你来给他们讲讲那神之脊梁大赛吧。”凌风的话打断了众人的思绪。

    “嗯……好,好!”思绪突然被打断,欧阳天鸣一时没反应过来,沉吟了一下,欧阳天鸣缓缓说道,“小乌你们几个都参加过那大赛,我也就不多说了。”接着头一转,看向景辰,“这里的人中,只有你没参加过,所以我给你说说这大赛。”

    “坐下说吧。”凌风对景辰二人道。

    待两人坐下之后,欧阳天鸣继续说道,“这神之脊梁是一处很特殊的地方,只要进入其中,就需要承受各种负面情绪的攻击,无休无止,而每个学院都会派出一个队伍来参加这神之脊梁大赛,当然,我们学院的人数最多,只要想参加的都可以参加,但新生却不可以。”说着又看了看景辰,以新生的身份来参加并担纲这次大赛,景辰或许是宙斯学院成立以来的第一个。

    见欧阳天鸣已经把大概的情况讲给了几人,凌风清了清嗓子,“想必你们也都清楚那神之脊梁的危险,所以,学院不会强迫你们任何人参加这次大赛,完全自愿,如果现在想退出的,我绝不阻拦。”说完,目光平静的从几人身上扫过,其实这其中只有景辰没参加过,其他人虽然不全是上一届的主力,但也是参加过的,对于这些规矩都已明了。

    半晌之后,凌风继续说道,“既然你们没有想退出的,我需要给你们讲一下规则,这次与历届一样,你们与各个学院派来的队伍会被随机传送到那神之脊梁的中心区域,那里远比外围要危险得多,想来你们都懂。我要说的是,这次其他学院来参加大赛的队伍实力都很强,遇到不要硬拼。”

    凌风凝视着面前这些学员,这些无一不是目前宙斯学院的菁英,损失了一个都会给学院以及圣灵帝国带来无可估量的损失,所以,他也不得不再次老生常谈,更何况这一次其他学院的队伍也确实如他所说,实力不是一般的强横。

    “很强?”欧阳天鸣疑惑的看向院长凌风。

    凌风缓缓的点了点头,“很强。”声音中透着凝重。

    听到院长的话,众人都是一阵沉默,凌风院长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手指缓缓的敲击着桌面,其他几人都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打断了凌风院长的思绪。

    “景辰,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实力如何,既然连天鸣都说你不错,那想来你是确实很不错了,那神之脊梁大赛之中处处透着凶险,你第一次去,更要多加小心,有时候不光看到的不能相信,连听到的都不能相信,在那里五感经常会被弄得混乱,这点你要留心。”凌风院长突然对景辰说道,因为景辰是第一次去,对于那大赛之地神之脊梁一点都不熟悉,不由得他不多加提醒。

    “嗯,我会的,院长放心。”景辰点了点头应道,心下倒是一惊,虽然莫老也说过,进入那神之脊梁之中,无时无刻都有邪念攻击人的神经,但景辰依旧没想到,会如此严重,竟然到了凌风院长要特殊提醒自己的地步,心下也不由得暗暗加了一丝小心。

    “好啦,今天就到这吧,大赛开始之前,我会让乌瑟斯去召集你们来这里开个碰头会,现在你们回去好好休息,调整好状态。”说着,凌风院长挥了挥手让众人离开,扭头对欧阳天鸣说道,“天鸣,你先留一会。”

    欧阳天鸣微微一愣,旋即点头应道,“嗯,好。”

    景辰随着众人离开了这二十三层,虽然其他学员看向景辰的目光中依旧带着一丝敬畏与好奇,但都没有多问什么,只是默默的走出导师楼,打了声招呼,便各自离去。

    二十三层院长办公室。

    “天鸣,你看那个叫景辰的少年怎么样?”院长凌风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目光看向下方各自离去的景辰几人,眼神紧紧的盯着景辰。

    “很强。”欧阳天鸣答道,顿了顿,继续说道,“比我见过大多数参加神之脊梁大赛的人都强,就算是我,恐怕也不一定能胜过他。”

    “真的?”凌风的语气中透着一丝惊讶,虽然刚才当着众人的面欧阳天鸣也说过同样的话,但那时凌风并没有往心里去,但现在看来,欧阳天鸣不似玩笑了。

    “嗯。”欧阳天鸣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他拥有自然魔法辅助,又拥有不逊于强攻职业的攻击力,虽然我防御可能要比他略微强上一些,但论攻击力和控制力,我真是自愧不如,而且差得很远。”欧阳天鸣摇了摇头,有些无奈道。

    “那景辰有这么厉害?”听到欧阳天鸣如此高的评价,凌风也是一愣,虽然他并不怀疑欧阳天鸣的话,但这一次他给的评价也太高了,而对方只是一个刚入学的新生。

    “院长,你可别小看了那小子,他的实力绝对不只我看到的那么简单,在他与那星陨动手的最后一刻,他使用了一种类似狂化的技能,但那种技能只是增幅他的能力,而不会让他变得神志不清,这是其最可怕的地方,看他的样子,那种状态并不是只能坚持很短的时间,依我看,他可以长时间停留在那种状态,如果真如我猜测的那样,那么他实在太恐怖了。”

    沉吟了一下,欧阳天鸣继续说道,“即便不说这些,那景辰还会一种声波类的攻击技能,这是我以前从来没见识过的,防不胜防。”回忆起景辰一脚踢飞并重伤星陨,欧阳天鸣此刻还心有余悸。

    “嗯,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替我向你老师带好。”说完,挥了挥手,目光依旧停留在渐渐走向宿舍区的景辰身上,喃喃道,“真是很让人惊讶的孩子啊。”

    当景辰离开导师楼的时候,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正好景辰也不饿,便直接回了自己的宿舍,一进屋子,景辰直奔卧室,关好房门,景辰开口问道,“里老,你看我们?”

    “先看看你那残片吧,这银戒才是你的根本。”一道白光闪过,里奥斯出现在景辰身旁。

    “好。”景辰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那块在附魔师交易大会上买到的残片,缓缓的把其凑到银色戒指附近,可惜竟然没有一丝反应,景辰眉头微皱的看向自己手上的戒子和残片。

    “里老,这是怎么回事?”已经疑惑的问道。

    “上次是利用你的鲜血融合在一起的,恐怕这次……”里奥斯目光扫向景辰的手腕。

    景辰叹息了一声,把两样东西交于里奥斯手中,右手在左手手腕处一划,瞬间鲜血喷涌而出,那鲜血洒在残片之上,那残片仿佛活了一般,散发出淡淡的银芒,而原本没什么反应的银戒,也开始闪耀着一种微弱的银光。

    这次所需要的血远比上次少得多,仅仅几秒钟的时间,那残片与银戒便一齐从里奥斯的手中渐渐升起,里奥斯一挥手,止住了景辰手腕的血,正在这时,只见那残片化为一道银光射入银戒之中,瞬间,屋子内亮起耀眼的光芒,一股沧桑而古老的气息传来,景辰仿佛再一次回到了那片古战场,只是这次的时间太短,景辰还没来得及看清四周的情况,只觉得身子一颤,便醒了过来。

    “景辰,你没事吧?”里奥斯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景辰一睁眼,只见自己竟然躺在了床上,疑惑道,“我怎么到床上来了?”

    “刚才,那银戒融合了残片之后,你便一头栽倒了。”里奥斯眉头紧锁的说道,如果说上一次是因为景辰失血过多才出现这种晕倒的情况,而这次明显不应该有什么影响,景辰为什么会再一次晕倒呢,这点里奥斯没有说,但也没想明白。

    看到里奥斯那关切的目光,景辰心中一暖,摇了摇头,“您放心,我没事。”

    而见景辰真的没什么事,里奥斯也是松了口气,刚才景辰毫无征兆的摔倒,里奥斯确实被吓了一跳。

    “喏,你看看这个吧。”说着,景辰只见银光一闪,一个入手冰凉的东西已经落在了手中,张开手掌仔细一看,正是自己那银戒,只不过此刻的银戒又略有不同,只见那银戒之上出现了一圈很淡很淡的花纹,那花纹初一看并没有什么,可当景辰仔细看时,却发现无论如何那一圈花纹都很模糊,不管自己如何努力的看,就是看不清,时间久了,突然觉得脑袋一沉,差点再一次倒在床上。

    里奥斯一把扶住景辰,淡淡的问道,“看出来什么不同了么?”

    “这花纹有些诡异。”景辰疑惑道,如果不是这花纹有问题,即便自己看不清,也不应该有如此大的反应。

    “嗯。”里奥斯点了点头,继续道,“这花纹似乎并不只是花纹那么简单,只是这玩意连我都看不清楚,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作用,你先带着吧,以后慢慢研究。”

    连里奥斯都弄不懂的东西,景辰自然不会强求,接着抬起头看向里奥斯,“老师,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让那狂野之柱认主,你也该有一把趁手的武器了。”里奥斯淡淡的说道。

    次是利用你的鲜血融合在一起的,恐怕这次……”里奥斯目光扫向景辰的手腕。

    景辰叹息了一声,把两样东西交于里奥斯手中,右手在左手手腕处一划,瞬间鲜血喷涌而出,那鲜血洒在残片之上,那残片仿佛活了一般,散发出淡淡的银芒,而原本没什么反应的银戒,也开始闪耀着一种微弱的银光。

    这次所需要的血远比上次少得多,仅仅几秒钟的时间,那残片与银戒便一齐从里奥斯的手中渐渐升起,里奥斯一挥手,止住了景辰手腕的血,正在这时,只见那残片化为一道银光射入银戒之中,瞬间,屋子内亮起耀眼的光芒,一股沧桑而古老的气息传来,景辰仿佛再一次回到了那片古战场,只是这次的时间太短,景辰还没来得及看清四周的情况,只觉得身子一颤,便醒了过来。

    “景辰,你没事吧?”里奥斯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景辰一睁眼,只见自己竟然躺在了床上,疑惑道,“我怎么到床上来了?”

    “刚才,那银戒融合了残片之后,你便一头栽倒了。”里奥斯眉头紧锁的说道,如果说上一次是因为景辰失血过多才出现这种晕倒的情况,而这次明显不应该有什么影响,景辰为什么会再一次晕倒呢,这点里奥斯没有说,但也没想明白。

    看到里奥斯那关切的目光,景辰心中一暖,摇了摇头,“您放心,我没事。”

    而见景辰真的没什么事,里奥斯也是松了口气,刚才景辰毫无征兆的摔倒,里奥斯确实被吓了一跳。

    “喏,你看看这个吧。”说着,景辰只见银光一闪,一个入手冰凉的东西已经落在了手中,张开手掌仔细一看,正是自己那银戒,只不过此刻的银戒又略有不同,只见那银戒之上出现了一圈很淡很淡的花纹,那花纹初一看并没有什么,可当景辰仔细看时,却发现无论如何那一圈花纹都很模糊,不管自己如何努力的看,就是看不清,时间久了,突然觉得脑袋一沉,差点再一次倒在床上。

    里奥斯一把扶住景辰,淡淡的问道,“看出来什么不同了么?”

    “这花纹有些诡异。”景辰疑惑道,如果不是这花纹有问题,即便自己看不清,也不应该有如此大的反应。

    “嗯。”里奥斯点了点头,继续道,“这花纹似乎并不只是花纹那么简单,只是这玩意连我都看不清楚,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作用,你先带着吧,以后慢慢研究。”

    连里奥斯都弄不懂的东西,景辰自然不会强求,接着抬起头看向里奥斯,“老师,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让那狂野之柱认主,你也该有一把趁手的武器了。”里奥斯淡淡的说道。

    【LM小说网:s.lmz8.cn】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异世之绝天神帝。本章网址:http://517k.cc/88_88727/859.html

类似《异世之绝天神帝》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