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17K小说 > 木炭 > 第十四部:林子渊的经历

木炭第十四部:林子渊的经历

    接下来的日子之中,我们这一群人,几乎废寝忘食,在和林子渊交谈。虽然国语注音,是一种好的交谈办法,但是我们首先要弄清四十个注音字母的波形,而且每一个字的注音字母,数字不同,林子渊平时所操的可能不是标准国语,有很多情形,要推敲决定,最后还要问他是,或不,才能决定。所以,花费的时间相当多。

    在开始的时候,一天,只能交谈十来句话,而且是极简单的话。到后来,渐渐纯熟了,可以交谈的,就多了起来,比较复杂的语句,也可以表达出来。

    前后,我们一共花了将近五个月的时间,在这五个月之中,我们都住在陈长青家的地板上,不理发、不剃须,每个人都成了野人。

    有时候,当我们睡着的时候,记录笔会自行振动,写下波形。在这五个月之中,记录纸用了一卷又一卷,不知道用了多少卷。

    当然,在这五个月之中,我们也知道了林子渊当年,前赴炭帮,前赴猫爪坳之后,发生的一切事。

    我将林子渊的经过,整理了一遍,记述出来。这是有历史以来,一个灵魂对活着的人的最长的倾诉。其中有很多话,当林子渊在“说”的时候,由我发问来作引导,所以我在记述之际,保留了问答的形式,使各位看起来,更加容易明白。

    由于“灵”是一种极其玄妙的存在,这种存在之玄,有很多情形,人类的语言文字,无法表达,也是在人类语言所能领悟的能力之外。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灵”可以听到人的语言,但“灵”无形无质,根本没有耳朵,如何听?但是“灵”又的确可以听得到,所以,在语言的表达上,明知“听”字绝不适合,但也只好用这个字,因为并没有另一个字,可以表示根木没有听觉器官的听!

    这只不过是例子之一,同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总之我在叙述之际,尽量使人看得懂就是。

    首先,是我的问题:“林先生,你在木炭中?”

    “是的,很久了,自从我一进入,就无法离开,放我出来!”

    我苦笑:“我们很不明白你的情形,在木炭里面?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我们如何才能放你出来?”

    “在木炭里,就是在木炭里,像人在空气当中一样,我只是出不来,我要出来!”

    “怎样才可以令你出来呢?将木炭打碎?”

    “不!不!不要将木炭打碎,打碎了,我会变得在其中的一片碎片之中!”

    “你的意思是,即使将之打得最碎最碎,你还是在木炭之中?即使是小到要在显微镜下才能看到的微粒,你也可以在其中?”

    “是!”

    我苦笑:“这对你来说,不是更糟糕了么?”

    短暂的沉默:“不见得更坏,对我来说,大、小,完全一样!”

    (这一点,我们无法了解,何以“大”、“小”会是一样的呢?)

    “那么,请你告诉我,我们应该如何做?”

    “我不知道!”

    (他自己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做,才能使他离开木炭,这真是怪异莫名。)

    我很审慎:“会不会你进入了木炭之后,根本就不能离开了?”

    “不!不!一定可以的,玉声公进入了一株树之后,他离开了。”

    “他是怎么离开的?”

    相当长时间的沉默:“事情要从头说起,我为何到猫爪坳去的,你已经知道?”

    “是,但不能确定你是为了宝藏,还是勘破了生命的秘奥,想去寻觅永恒?”

    “两样都有,但后者更令我向往。我离开了家,一点留恋也没有,这一点,当时我自己也很奇怪,但事后,当然不会觉得奇怪。我到了猫爪坳,可是来迟了,玉声公寄住的那株树,已经被砍伐!树虽然被砍伐了,可是树桩还在,根据地图上的符号,我几乎没有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那个树桩。当时,我不能肯定玉声公是还在这个树桩之中,还是在被采下来的那段树干之中!”

    “这的确不容易断定,结果,你……”

    “我在树桩之旁,聚精会神,希望能得到玉声公给我的感应,但是一点收获也没有,于是,我只好到炭帮去,要找被砍下来的树干。”

    “是的,你到炭帮去求见四叔的情形我已经知道了,可是在你不显一切,进了炭窖之后……”

    “我一定要进窖去,在他们拒绝了我的要求之后,我一定要进炭窖去!”【LM小说网:s.lmz8.cn】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木炭。本章网址:http://517k.cc/7_7649/13.html

类似《木炭》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