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17K小说 > 豪赌 > 十、大结局

豪赌十、大结局

    老人家有点得意忘形,居然手舞足蹈,补充白素的话:“或者他根本连想都没有想过要和皇帝对赌。”

    说完之后,他和白素一起望着我,显然是等我消化理解他们的话。

    我不会考虑老人家的说法,可是我不能不考虑白素的说法。

    白素说年羹尧虽然有必胜石在手,可是他根本没有想到要用。也就是说就算他面临满门抄斩的惨况,他也准备承受,而不想动用必胜石的功能(如果必胜石真有那样功能的话)。

    这实在是情理之外的事情,所以我才一开始想,就摇了摇头。

    这时候我和白素还在互相望着,我一摇头,白素也缓缓地摇头,我明白她的意思,是在说我一上来就想错了。

    我错在什么地方呢?

    我立刻想到,我是用我的立场在想问题,所以我感到年羹尧有必胜的宝物而不用,结果惨败,那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如果用年羹尧的立场来看问题,又会如何?

    年羹尧是有皇帝那个时代的人,思想方法、概念、行为和现代文明时代的人大不相同。

    有皇帝的那个时代,称之为专制时代,而专制制度是建立在一个基础上的。

    这个基础是:皇帝的旨意就是一切,任何人都必须服从──绝对地服从。这种情形甚至于有一整套规矩,人人必须遵守,以维持专制制度的运行。

    像年羹尧这种情形,整套规矩之中,就有一条,叫作:“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如果皇帝要砍你的头,那你就应该立刻把头乖乖地伸出来给他砍。在钢刀下来之前,还要叩头谢皇帝的恩典,不然就是大逆不道,不但没有做人的资格,甚至于连做鬼的资格都没有,为天地所不容。

    生活在现代文明环境中的人,认为这种情形荒谬绝伦,毫无人性,集野蛮、愚蠢之大成,也奇怪那个时代中的人,何以会一直这样子生活。可是所谓“五千年文化”就一直处于这种制度之下,一直被认为理所当然。

    也不要认为这种专制制度已经消失,它表面上不存在了,可是实际上阴魂不散,还是一样存在。

    一直到现在,奴性还在许多人身上发挥巨大的作用,何况是身处在那个时代中的年羹尧。

    年羹尧虽然文武全才,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可是他的奴性,和他的才能成正比例,他在雍正皇帝还不是皇帝的时候,就已经投靠为奴才。

    他的奴性决定了他的行为,虽然如果他和皇帝对赌,他会赢。

    可是和皇帝对赌,这种行为对一个奴才来说,是完全无法想像的。一个奴才绝不会和皇帝对赌,那不是奴才的本性──如果他会这样,他就不是奴才了。

    而年羹尧却是一个不折不扣、彻头彻尾的奴才!

    他只不过在被杀头之前,略有怨言,说雍正是一个不怎样的皇帝而已──对皇帝略有怨言,这是奴才在失宠之际的典型行为。

    这样的设想如果成立,那个年羹尧当年是根本没有动用必胜石,而不是必胜石没有作用。

    那样一来,所有否定必胜石作用的推测都不能成立。

    而这样的设想,很接近事实──年羹尧这个大奴才实在没有和皇帝对赌的胆量,或者说,这不是他没有胆量的问题,而是他根本连想都没有想到过自己可以和皇帝对赌。

    所以对他来说,能够有一个儿子逃过皇帝的杀戮,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说不定他心中还因此感到内疚──因为他违背了皇帝要将他满门抄斩的旨意。

    对一个彻头彻尾的奴才来说,也只能够这样子,不可能对他再有什么要求了。

    这一些,都是我以前没有想到的,经过白素的提示之后,才想了起来。而想到了这一点,虽然对整件事的发展,并无帮助,可是却可以解释一些谜团,而且对必胜石这件宝物的功能加以肯定。

    我想到这里,向白素扬了扬眉:“事情是那样的吗?”

    白素自然知道我是想到了什么才这样问她的,她道:“应该是这样。”

    我摊了摊手:“就算是这样,又怎么样?”

    我发出的两个问题,在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的人听来,当然会感到莫名其妙。可是在场的人,都知道事情的根由,所以他们都能明白。

    董事长首先道:“那至少否定了必胜石没有必胜功用的说法。”【LM小说网:s.lmz8.cn】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豪赌。本章网址:http://517k.cc/78_78910/9.html

类似《豪赌》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