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17K小说 > 火凤 > 第十二章 分解和还原

火凤第十二章 分解和还原

罗开看那人影的动作看起来,竟然像是有点儿难言之隐的样子,他等了一会,才听得它发出了声音:“另一个装置,是上次失事飞船的核心部分,如果它完好无损——我们相信它完好无损,此外有一个……灵魂,还在其中,而且可以操纵它,使它发出部分功能,只是还不知道在何处,希望是找到了这套装置之后,再通过既有的两组装置的操作而找到它。”

    罗开问了一句:“找到了之后就怎样?”

    人影的回答是:“找到之后,我,和那个……灵魂,就都有可能回去,回我们自己的星体去。”

    罗开闭着嘴,保持着沉默,外星鬼魂的声音,听来有点哀伤:“当然,你不必勉强,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罗开笑了一下:“我现在是在多深的积雪之下?如果我不愿意,你能使我出去?”

    外星灵魂的回答既快捷又肯定:“能,一定能!”

    罗开也在这时,一挺胸:“好,我愿意帮助你,但愿那还原装置一点也没有坏,老实说,我就算不是害怕,也觉得心里有点发毛!”

    那人影在听了罗开的话后,显然变得极其明亮,闪耀了好几下,罗开知道,这可能代表了它的激动,因为自己知道可以立刻离去,但还是答应了帮助它,去冒那个全然不可测的大险!

    人影又发出了一阵在罗开听来,当然是没有意义的声音,然后才道:“不论将来的情形如何,我……我们都不会忘记你。”

    罗开暗暗笑着,用力挥着手:“这算什么话?我并不是为了——”他说了一半,就没有再说下去,他豪爽侠义的性格,使他并不是很习惯说客套话,他收口问:“好了,什么时候可以把我分解?”

    那人影沉吟了一下:“随时可以,不过,你能在找到了还原装置之后,再回到这里来——带着还原装置?”

    罗开沉声道:“如果必须的话,可是怎样才能下到积雪层呢?”

    人影发出了一下听来颇为怪异的声响:“你不必下来,距离在……一千公尺之内,我会上来。”

    罗开一时之间,有点不明白它说“我会上来”的意思,他笑着:“我要作出这样的准备.准备把我自己,解成为亿万个……”

    他下面“分子”两字还未曾说出口,陡然之间,觉得红光大盛,极快的闪了一闪,紧接着,眼前一黑,也是极短的时间,陡然,又是满眼红光。

    一切变化,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前后绝不会超过十分之一秒。

    他感到自己站在红光之中,对面的人影已然不见,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四面黑黑,可是一探头过去,就看有一个人叫着,向他奔了过来,而那个人,居然是高达!浪子高达!

    罗开突然从那个箱子中冒出来的时候,高达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曲如眉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连罗开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桩接一桩,罗开已约略地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知道,令他心中生寒的变化,早在十分之一秒内,已然完成了!他冒出来的那只箱子,自然就是“还原装置”,那外星鬼魂竟然连动也没有动,已然把分解,移运,还原,使他在十分之一秒不到的时间内,从喜马拉雅山到了加勒比海!几乎接近了光的速度。

    而那“还原装置”显然一点损坏也没有,因为他的确还是他——身体的分子排列程序,并没有改变。

    在听了曲如眉和那立方体的影子的对话和讲述之后,罗开自然更明白了一切!那立方体,就是上次飞行船的核心部分,上次飞船失事之后,立方体和还原装置,并不在一起,立方体是如何会到了这岩洞之中的,罗开还不是十分清楚,猜想多半和曲如眉有关。

    罗开向曲如眉望了一眼,曲如眉微垂着头,眼睫并在微微颤动。

    罗开这时,当然也知道,在多面立方体之中的那个人影,也是一个外星灵魂,是上次飞船失事的牺牲者——两个外星灵魂的颜色不同,一个红色,一个灰黑色,罗开不明白其中的原因——罗开更不明白的是,无论是那灰黑色人影对曲如眉,还是曲如眉对那灰黑色的人影,两者之间,分明有着纠缠不清,极深极动人回肠荡气的恋情存在着!

    而且,这种恋情,又毫无疑问,是男女间的恋情!

    这又是怎样发生的呢?真是难以想象!像曲如眉这样出色的美人儿,和一个影子之间,竟然会产生刻骨铭心的爱情!

    在那次飞船失事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曲如眉如何遇见了那人影的,两者之间,又有些什么样的经过?又发生过什么样曲折离奇的故事?曲如眉的真正身分,又是什么?

    罗开的思绪,一下子岔了开去,可是想到的全是各种各样的问题,并没有答案。

    也就在这时,曲如眉抬起脸来,向他望了一眼,灵活的眼波流动着,像是在告诉罗开:“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对不?”

    罗开不由自主点了点头,同意那是另外一个故事。高达在一旁,在听了罗开的叙述之后,他亦明白了许多,而他心中所起的疑问,也和罗开一样,所以,这时,他在看到了曲如眉的眼波之后,也不由自主,低叹了一声。

    曲如眉一挺身,道:“真的,要是那箱子……那还原装置在皇宫的地窖里……你从箱子里冒出来,怎知自己身在何处!”

    罗开笑了一下:“冒了出来之后,要弄明自身在何处倒不难,难就难在还要找这位朋友!”

    他伸手向立方体上平面之中的人影,指了一下。那人影在这时,发出了一种似呜咽的声音来,声音也有点断续:“为了救我,竟又牺牲了那么多人!”

    曲如眉道:“那是意外。”

    她真是每时每刻都不忘如何安慰那人影,这使得罗开和高达在互望之后,神情都有点骇然!对一个影子表现那样柔情似水少女情怀,这实在有点难以想象。

    人影又叹了一声,高达提高了声音:“好了,现在不是唉声叹气的时候,两次飞行失事,似乎可以告一段落了,根据你同伴的说法,你们可以回去了,因为回去的设备和装置都齐全了。”

    高达这样说,多少有点负气的情绪在内。他本来是浪子,现在也还是浪子,浪子是绝应该有这种情绪的,尤其是为了女人。

    可是这时高达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连他自己也说不出来是为了什么,或许是他感到,自己在曲如眉的芳心之中,竟然还不及一个人影,心中便不高兴。

    曲如眉首先“啊”地一声,睁大了眼,盯住了那影子,那影子也迅速地忽明忽暗,高达闷哼了一声,向罗开道:“哼,他们或许有些私人话要说,我们还是先到洞外去逛一逛吧!”

    高达的话中,有着相当明显的讽刺意味,曲如眉立时说:“不必了,高达,鹰,你们对我的帮助,我十分感激。”

    高达一挥手,阻拦她再说下去:“是不是以后的事,你自己去处理,不必我们再过问了?

    高达的话,语气十分尖锐,在他猜想之中,曲如眉一定十分难以回答,谁知道由如眉这时以十分镇定的语气,极轻快地道:“是!以后的事,我……我……会处理,不必再劳烦两位了。”

    高达陡然一怔,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才好,罗开略想了一想,才道:“你肯定?”

    曲如眉自然而然,又向那人影望了一眼,像是征求那人影的同意一样,然后才点头:“是。”

    罗开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望着岩洞的顶部,迅速地转着念。

    事情很明白,只要把那个立方体和那还原装置,弄到喜马拉雅山的那个雪谷中去,那么,两个外星灵魂就可以得救,可以回到他们的星球去。

    对旁人来说,要搬运那两件物体,经历几万里,自然也不容易,但对曲如眉来说,应该不是难事。

    那自然就表示,她不再需要高达的帮助了。

    而自己会在这里出现,纯粹是一种偶合,连被埋在雪谷之下的那个外星灵魂未曾想到的,“还原装置”既已找到,自己也“功德圆满”了!

    罗开想了只有颇短的时间,就有了决定。他低下头来:“好,很高兴认识你……很高兴认识你们……”

    他在这样说的时候,还向那人影,挥了挥手。

    高达显然有点不想就此和曲如眉分手,颇有点依依不舍的样子,罗开看得出来,不待他开口说什么,就用力推了他一下:“我们就离开了,我还有话和你说!”

    高达没好气:“你是从箱子中冒出来的,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人家是骑海豚进来的,那有那么容易就可以离开的。”

    曲如眉的声音,仍然相当冷静:“我可以安排交通工具,一定比你来的时候舒服得多了”。

    高达是在曲如眉全然不知道的情形下来到这里的,他也不在乎曲如眉话中的讽刺,罗开几乎是把他硬拖出去的,到了洞口,他们都在那“还原装置”之旁,向内看了一下:“箱子”中空空洞洞,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可是功用之神奇,罗开却曾亲身经历过!

    曲如眉没有在洞中停多久,也走了出来,高达直视着她,她似有意无意地逃开了高达的眼光。高达沉声道:“刚才,你们曾提及,还有一些十分隐秘的事。”

    高达的话还没有讲完,罗开已朗声叫道:“浪子,你风度到哪里去了?”

    高达陡然震动了一下,在心中重复了几遍。罗开的话,其实极其普通,高达并不是不知道,可是心中好像总是有那么一个疙瘩放不开,这时,他在反复思量之后,心中颇有豁然之感,摊了摊手:“对,纵使失败,也要潇洒一点!”

    曲如眉抿着嘴,微笑着:“言重了,哪里存在什么成功和失败!”

    她在这样说了之后,口唇略为掀动了一下,像是还想讲什么,可是却没有说出什么来。停了片刻,忽然道:“听说过凤凰在在火中重生的故事?”

    她在这样问的时候,望定了高达,高达当然是聪明绝顶的人,可是这时,却也猜不透她何以忽然之间,会问了这样的一个古怪问题。

    所以,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只是作了一个请曲如眉继续发表下去的手势。

    曲如眉缓缓地把那箱子的盖合上,手按在箱盖上。高达凝视着她美丽的手,细长的手指,看来像是玉雕一样的肌肤,心中又有点出神。

    曲如眉抬起头来,自岩洞中散发出来的柔和的光芒,映在她的脸上,使她的美丽,看来有点超凡出尘一样,不但高达看得目不转睛,罗开也在心中暗叹了一声:多美丽一个女人!

    曲如眉道:“凤凰是传说中的禽鸟,据说,每隔五百年,它必有一次重生,重要的经过是,它把自己投入烈火之中,烧成灰,然后,再在灰烬之中重生,自烈火之中飞腾而出,比以前更美丽,更高傲!”

    高达有点讽刺似的鼓着掌,又点着头:“很动人,可惜这故事实在太旧了一点!”

    曲如眉深深吸了一口气:“故事再旧,只要会听,也能领会出新的意义来!”

    高达道:“我笨,领会不出,请你直说。”

    曲如眉眨着眼,当她眨眼的时候,睫毛急促地颤动着,看得出她对于说还是不说,心中正进行剧烈的争斗。这时,在洞中,那人影的声音传了出来:“你其实可以不必说的了。说了,也难以使人明白。”

    曲如眉转向洞口:“可是,他们这样帮助我们,总要告诉他们一下的。”

    洞中传来一下长叹声:“反正我没有怨你,你何必把一切全告诉人?”

    曲如眉咬着下唇,眼中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幽秘。听了她和那人影这样的对答,罗开和高达自然可以知道,的确,在曲如眉和那人影之间,另外还有隐秘在,而且,那只怕是他们间极其私人性质的隐秘,和自己是全然没有关系的!

    虽然他们都有极强烈的好奇心,但他们自然有他们君子的风度,不会对他人的私人隐秘感到过分的兴趣,罗开先道:“如果你不想说,就不必说了,我想此事与我们全然无关的,我们也没有必要听。”

    曲如眉低叹了一声,颇有如释重负之感,她低着头:“我……可以说,就是一只必须寻觅烈火的凤凰。”

    高达和罗开都一怔。

    她是一句也不说,倒也罢了,可是忽然又这样说了一句,这句话实在是无头无脑的,两人自然一点也不明白,她怎么说自己是一只五百年便需要烈火重生一次的凤凰呢?

    在一怔之下,罗开隐约地想到了一些什么,可是一时之间又难以捕捉到问题的中心。他向高达看去,看到高达神情疑惑,目光闪烁,显然也在为同一个问题而困扰。

    罗开实在想再问几句,可是刚才已表示了君子风度,这时自然不好意思寻根究底,心想那就算就曲如眉抛给自己的一个哑谜,要是凭自己和高达两人的智力,真要解开它的话,那也应该讷闷一辈子!

    显然高达的想法,和他一样,所以两人在刹那之间,都微微一笑,就也没有再问,反而对曲如眉所说的话,有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

    曲如眉略呆了一呆,像是想不到两人会这样,她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扬了扬眉,低声道:“两位的交通工具来了。”

    她用手向前一指,只见一艘游艇,正无声地驶了进来。罗开在登上游艇之前,才说了一句:“在雪谷之中的那位外星朋友,正确的位置是……”

    曲如眉不等罗开说完,就道:“我知道——其实——”她向洞口指了指:“他知道!”

    高达真正要十分努力克制自己,才没有向她问出一句话来。

    高达想问的是:“你怎么会爱上一个影子的?”

    高达没有问出来,游艇才后退着离开岩石,就看到曲如眉急不及待,转身向岩石洞中奔了进去,自然急着要陪伴那个影子了。

    由此可见,她的确是爱着那个影子,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事。

    不一会,游艇已驶出了大岩洞,游艇上的人,都当他们两人不存在一样,自顾自走来走去,不望他们,也不和他们说话。

    罗开和高达在甲板上笑着,望着平静的海面,过了一会,高达才道:“我猜不透!”

    罗开笑道:“我也猜不透,不过我并不心急去猜透她的哑谜。”

    高达笑了一下,罗开问:“你不是又堕入情网了吧?”

    高达耸了耸肩:“当然不会,只是……只是有点不习惯遭到了异性的拒绝。”

    罗开“呵呵”笑了起来:“她为许多曾为你伤心的女性报了仇!”

    高达也笑了起来,然后,他止住了笑声:“曲如眉和那个影子……我不管他们有什么方法,可是我知道,他们到了雪谷之后,事情也不能顺利。”

    罗开“哦”了一声,高达伸手指向他:“你的两个好朋友,已经奉命调查不明飞行物体堕入雪谷的事件了,她们这上下,只怕已在雪谷附近了!”

    罗开十指交叉,托在脑际,神情有点悠然神往:“黛娜和卡娅?”

    高达一扬手,手指相碰,发出“得”地一声响。

    罗开摇了一摇头:“真是,分解和还原,十分之一秒,可以到达地球的另一边,浪子,这种种的设置,全是我们梦想中的东西!”

    罗开口中的“我们”,自然是指地球人而言,高达也叹一声:“是啊,地球人……自己不求上进,一有了可以夺取的机会,就你争我夺,在别的外星生物的眼中。我们恐怕就是一群又野蛮又不争气的生物!”

    罗开再次叹了一声,双手向上伸了一伸,望着蔚蓝的天,十分感叹:“地球上至少有一样是好的——天色是那么美丽!”

    高达居然并不欣赏罗开的浪漫,冷冷地道:“狂风雷暴的时候,天空的颜色,就如同死亡!”

    罗开陡然一跃而起:“到雪谷去!”

    高达哈哈大笑了起来:“当然是,还会上哪里去?”

    两人心意一致,在说了许多不相干的话之后,终于说出了心中想要去的地方,一起握着手,笑得十分舒畅。

    罗开道:“两件事,一,制止黛娜和卡娅的争斗!”

    高达点头:“对,让她们全在你面前安安静静。”

    罗开又道:“二,帮助那两影子……那两个外星灵魂回到他们自己的星体去。”

    高达扬了扬眉,略迟疑了一下,才道:“当然,曲如眉要是愿意跟着那外星灵魂去太空游浪,我们也可以尽量帮她!”

    罗开高兴高达终于想通了,用力拍着他的肩头,高达还是不免有点愤然:“哼,她是一只需投进烈火,把自己烧成灰才能重生的凤凰?什久话?”

    罗开望向前,看到游艇已经渐渐驶向岸,远处的岸已呈现一道直线,看来极其美丽。

    游艇靠岸,高达和罗开上岸,再利用其他工具,罗开来的时候,是身子全被分解成为分子,以接近光行进的速度送来的。回去的时候,以他们两人的神通,也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又重临那雪谷的边缘。

    为了快捷,他们在加德满都,雇了一个十分出色的机师,用飞机把他们送到雪谷的上空,当他们在雪谷上空,打开舱门,快向下跳的那一刹间,那机师转过头来,向他们大声叫;“黛娜上校等你们好久,两位!”

    罗开和高达一怔之下,人已离开了机舱,向上看去,冰和雪,交织成了一片奇诡莫测的世界。别说地球小,加勒比海和喜马拉雅山,看起来就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他们在雪谷附近的一处平地着陆,还未及收起降落伞,就看到三辆雪车,自不同的方向疾驰至,驾车的三个人,都穿着厚厚的御寒衣物,戴着头盔,自然看不清面。

    可是,她们的身形,还是告诉了人,她们全是女性,年轻的女性。

    三辆雪车一停下,两个——一个身型高,一个身型纤小的,就直跃下来,扑向罗开,罗开双臂张开,一边一个将她们搂住,第三辆雪车上的女郎,却并不急,慢慢地下了车。

    扑向罗开的那个。自然是黛娜和卡娅,那第三个女郎是什么人呢?

    高达撮着唇,先发出了一下口哨,然后又“啧啧”地作声:“这太过分了吧,难道三位女郎,都是鹰的?”

    那第三个女郎来到近前,先来到罗开的前面,高达又怪声怪气,叫了起来,那女郎踮起脚来,把头盔向上一拨,看到她在罗开的颊边,亲了一下。

    就在那一刹间,不等她转过身来,高达已大叫起来:“水荭!”

    她一转过身,那不是水荭是谁?高达张开双臂,水荭立时跃进高达的怀中,神情高兴莫名,不过她只让高达抱了一下,立进又闪身开来!当她闪身开来时,她娇声叫着:“大鹰,你站在我这边,我就胜利了!”

    罗开吸了一口气,温度极低的空气,在进入人的肺部之后,能使人头脑清醒。罗开自然知道水荭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一面轻轻推开了身伴的黛娜和卡娅,一面向水荭招呼,当水荭来到他身前时,他道:“小水荭,听着,没有国家的分别,只有星球的分别,而且,我们也不是和外星人战争,而是尽量协助两个外星灵魂的回归。”

    罗开的话,说得十分诚挚,但也十分特殊,本来相互之间略有敌意眼光的三个美人,都以奇讶的目光,望定了罗开。

    罗开用最简单的叙述方法,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事情虽然有点匪夷所思,但是不能算是太复杂。所以他并没有花多少时间。

    黛娜、卡娅和水荭三人,听得目瞪口呆,这三个代表了世界上三股强大势力的特殊人物,在刹那之下,心中所急速思索着的念头,全是一样的。

    罗开在讲完之后,略停了一停,在三人还未来得及出声时,他的神情已变得十分严肃,那令得他本来就有点像雕像一样的面部线条,看来更是肃穆,他的声音,听来甚至也坚决得犹如石块在相碰:“我知道你们心中在想什么,可是这次,你是一定要听我说!”

    黛娜和卡娅向罗开望了一眼,都有点心慌和罗开太严峻的目光接触,虽然她们和罗开的关系是如此之不寻常,但也从来未曾接触过罗开有那么锐利严峻的目光,那种目光,是真正的鹰的目光,令得她们的心跳,不由自主加快!

    水荭也向罗开望了一眼,可是她的反应却不同,她是真正小妹妹式的反应,她向罗开作了一个鬼脸,伸长了条舌头。

    罗开笑了起来,在水荭的反应之中,他已经可以知道,不论自己提出什么来,黛娜和卡娅或者还需要考虑,但水荭一定会毫不犹豫接纳和同意!

    他笑了一下之后,神情立时又恢复了严肃,微笑水荭招了招手,水荭来到了他的身边,他却作了一个手势,要黛娜和卡娅停在原来的位置:“我知道你们想得到外星人的装置,你们可以每人分一件回去交差,但是绝不能损害外星灵魂的回归!”

    黛娜和卡娅几乎是同时,深深吸了一口气,抿着嘴,用相当坚定的神情,点头答应。

    高达在一旁,也松了一口气:“好了,事情总算有了协议,总之三件装置,一人一件,也不必争,不过我看,以人类科学水准之差,只怕研究不出什么名堂来!”

    水荭娇俏地笑:“大鹰说得对,只要可以交差,要你们三位神通广大的美人儿帮忙!”

    三人一起向他望去,高达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算是白在江湖上混了,像曲如眉这样神通广大的人物,竟然对她的来龙去脉,一无所知!你们消息比我灵通,可知她是什么来历!”

    罗开也正想向三人问这个问题,水荭首先“哼”地一声:“她是九天仙女!人家一心爱上了一个影子,难得还有人对她痴心狂想!”

    高达怔了一怔,有点啼笑皆非,罗开看着水荭,不禁暗暗大笑。卡娅和黛娜一面笑,一面摇头。水荭又狠狠瞪了高达一眼,才道:“我倒约略估计到了几分!”

    罗开怔道:“请说!”

    水荭又作了一个鬼脸:“还是刚才那句话,我猜她也是外星人,像大鹰认识的那个燕艳一样!”

    水荭的这种猜测,都不能使罗开和高达感到满意。两人一起摇头,就在这时,静寂的山间,突然响起了一阵“轧轧”的声响,抬头看去,万里晴空之中,可以看到一架直升机,正在迅速飞过。

    卡娅、黛娜和水荭三人,立时都行动相仿,各自用随身携带的小型无线电对讲机,急速地下达命令。罗开和高达互望了一眼,知道她们每人都一定有相当数目的手下,隐伏在四周围,这时,她们正在命令手下不要妄动!而这正是罗开的命令!

    刹那之间,罗开对于自己的命令,竟能使世上三大强势集团的高级情报人员听从,只怕世界上除了他一个之外,再也不会有别人了!

    罗开当然并不会因之感到自豪,可是那总也算是一桩相当有趣的事!

    那架直升机,在降到一定的高度之后。自然也发现了下面的五个人,在半空中盘旋不下,罗开向上,作了几个手势。他肯定那是由曲如眉的直升机,曲如眉一定带着装置和那个影子在那直升机上!他要告诉曲如眉,所有人都没有恶意,而且愿意帮助她!

    果然,在罗开手臂垂下来的同时,升机也始降落,等到停定在雪地上时,曲如眉首先自直升机中,跳了出来,当她看到卡娅、黛娜和水荭三个人的时候,神情和三人见到她之际一样——那是美人见到美人之后的习惯神情,不论她们的身分多么特殊,能力多么惊人,地位多么高超,只要她们是美丽的女性,在见到可以和自己相比较的同性之时,就必然会有这样的神情!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曲如眉立时道:“真想不到有三位在,这是代表了地球人对外星朋友的欢迎?”

    她这句话一出口,罗开等五人也不禁怔了一怔,因为她这样说,等于是说,她一眼就认出了黛娜她们三个人的身分,是代表了地球上三大强势的!

    罗开沉声:“本来,欢迎仪式是什么样的,不得而知,但现在都已取消,只有欢送。”

    曲如眉也立时明白了罗开的意思.“哦”地一声,用极其感激的神情望向他,口唇掀动了几下:“真不知该怎么感谢才好!”

    罗开笑了一下:“该开始了,就在那下面,找不知积雪有多深!”

    曲如眉道:“我也不知道!”

    她一面说,一面打开了她随身携下来的一只小箱子,那是一套控制仪,她熟练地按下了几个制钮,直升机舱口,自动伸下一股传送带,那多边形的立方体,和那只箱子,都在传送带上,徐徐向下落来。

    在这时,高达“唧”地低吁了一声:“三件装置,有一件是在积雪下,实际上只有两种,看来,还是要争!”

    罗开摊了摊手,没有说什么。卡娅、黛娜和水荭,都以极其讶异的神色,看着这一切,她们再见多识广,眼前的奇异景象,也是她们再也想不到的。

    多边体上的那个影子,这时的颜色,也开始变幻,等到两个装置都离开了传送带之后,曲如眉面对着那影子,神情十分紧张:“不,不会有第三次,我不要……不要……”

    她的神情悲凄,声音哽咽,难以再说下去,那影子明暗不定,曲如眉发出了一下如同呻吟般的声音,双臂张开,紧紧抱住了那立方体,身子在不由自主地发着抖,而且尽可能地在贴近那个影子!

    这种情景,看在眼中,自然是怪异之至,可是也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感人,令到罗开等五人,都屏住了气息,一声不出。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曲如眉才像是可以克制自己的感情了,深深吸了一口气,直起身子来,后退了几步。

    也就在这时,只见那只箱子中,陡然冒起了一股鲜红色的光芒,光芒不是直线向上,而是先射向那多面立方体有影子浮现的那一面,然后,折射向上,光线并不太粗,那影子在那一刹间,也已消失,曲如眉把头向上,光线直射而上之后,只是闪了一闪,就已消失不见,只在人的视网膜上,留下了一条光影!

    罗开等五人大是骇然,高达失声问:“他们……走了。”

    曲如眉仍然抬头向天际,声音极度怅然:“走了!”

    水荭吸了一口气,来到曲如眉的身边:“他曾答应你再来?我相信,如果他答应过,他一定会再来。”

    曲如眉的美目之中,泪花在隐隐打转.她道:“谢谢你,小妹妹!”

    卡娅和黛娜两个人,这时也来到了曲如眉的身前,她们齐声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曲如眉并没有立时回答,苦笑了一下,才道:“我的事,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卡娅和黛娜还想说什么,但是罗开已叫住了她们,曲如眉又抬头看了半晌,才走向直升机,站上了传送带,传送带把她带回机舱。

    在机舱口,她向各人挥着手,舱门关上,又立时升空而去!

    卡娅和黛娜大是幸然:“真是,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水荭笑着:“她不是说,那是另一个故事吗?”

    既然是另一个故事,那自然不在这个故事之中了!罗开和高达倒能明白这道理,所以他们只是目送直升机迅速飞远,什么也没有说!【LM小说网:s.lmz8.cn】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火凤。本章网址:http://517k.cc/78_78889/11.html

类似《火凤》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