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17K小说 > 昂梯菲尔奇遇记之鬼车 > 十一、空间黑洞说

昂梯菲尔奇遇记之鬼车十一、空间黑洞说

    鬼车--十一、空间黑洞说

    十一、空间黑洞说

    我一听对方提起戈壁沙漠的名字,又说他们没有任何身份证明,且知道我这个特别电话的号码,立即便确定,那两个人是戈壁沙漠无疑,他们在云堡消失的时候,身上没有带任何身份证明,他们的一些东西是我和红绫带回来的。

    “我是否能见一下他们?”我问道。

    对方回答说:“在问题没有查清楚之前不行。”

    我顿时非常恼火,真想冲着他大骂一通,但考虑到戈壁沙漠目前的处境,又不得不忍住了。“我可以证明他们就是戈壁沙漠,我也可以送身份证明给你们,而且,你们也可以向国际刑警组织查询,我相信国际刑警组织会告诉你们,戈壁沙漠出现在你们那里,完全是因为地球人目前的科学知识还无法解释的一种力量造成的,”

    那人说:“卫先生,关于你的一些经历,我们是非常清楚的,我们也相信你的话。但是,我们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进行调查,因为我们有理由怀疑他们身上有间谍工具。”

    间谍工具?戈壁沙漠是机械专家,他们身上可能有着各种各样的古怪工具,这样的工具被认为是间谍工具,那也不能算是一件奇事。我说道:“我不知道你所说的间谍工具是什么,你能否告诉我?或许,我能给你们提供一些解释。”

    他说:“主要是他们的手表。”

    手表?我忽然想到了霍夫曼兄弟,他们的手表经过强磁场的磁化之后,全部停走了,我于是问道:“是不是他们的手表失去了机械功能?我可以告诉你,那是因为他们发生意外的时候,很可能经过了一种极强的磁场,但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磁场,我敢说,目前的科学还无法对此进行解释。”

    那人非常客气地说:“卫先生,我个人很愿意相信你的解释,但这件事实在是太奇特,他们根本就回答不出他们是从哪里来,也回答不出他们是怎么来的,而他们身上的所有金属物品,全都带有极强的磁性。我们希望得到你的配合,将有关戈壁沙漠的一切材料传真给我们。”他报了一个传真号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戈壁沙漠还活着,但目前落人一个专政机构手中,被怀疑从事间谍活动。

    现在的当务之急,便是设法将他从那个机构中弄出来。

    当然,第一件事是将戈壁沙漠的消息通知几个非常关心着他们的人,第一个便是温宝裕,我知道,这些天来,他为戈壁沙漠失踪的事,都快急疯了,整天像一只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窜,却又拿不出任何好的办法;其次是白素和红绫,她们母女正在四处活动,通过各种途径进行努力;第三个是小郭,他正在动用侦探所的全部力量,平常的一些事务全都停止了,像他那样的知名侦探所,业务停止一天,损失极大;第四则是良辰美景,她们虽然不能为寻找戈壁沙漠作出什么样的努力,但她们的总觉得戈壁沙漠的失踪是因她们而起,心理的沉重,可想而知。

    这样想过之后,我便开始打电话,第一个电话是打给小郭的,小郭一接了电话,我便说:“有了戈壁沙漠的消息,你们快点到我这里来。另外,通过你的途径设法联系一下白素和红绫。”

    戈壁沙漠原本给我们每个人都配了一部非常精巧的便携式移动电话,但我们都有一个习惯,不喜欢带着那东西到处走,到了有急事要联系时,还真有些不方便。因此,我在给小郭打电话时,不得不嘱他也联系一下白素母女。

    第二个电话当然是打给温宝裕,所说也同样是那几句话。

    接着,我便打通了瑞士,将良辰美景从梦中叫了起来,我不知道接听电话的是两姐妹中的哪一个,总之,她们似乎有些恼火,接了电话便没头没脑他说:“开什么玩笑,现在是什么时候?”

    我说:“不管是什么时候,我有了戈壁沙漠的消息之后,肯定要第一时间告诉你们。”

    两姐妹同时惊呼了一声,我甚至能够想象,她们听到那句话之后,一定是跳了起来,所有的睡意,一扫而光。“卫斯理?你有了戈壁沙漠的消息?他们现在在哪里?”

    我于是将那个电话的事告诉了她们,然后说:“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身体方面是没事了,但也免不了有些麻烦。因为他们被怀疑从事间谍活动。”

    她们异口同声地间:“你准备下一步怎么办?”

    我说:“当然要想办法,不过,目前我还没有开始行动,只是想到要将这个消息通知那些关心他们的朋友。行了,现在知道他们的消息了,你们可以安心读书了。”

    她们说:“至少在知道他们彻底安全之后。”

    我忽然想到,她们虽然年龄不大,但在某些国家的政界,却有着极大的活动能量,或许,她们会采取一些营救行动。大家各显神通,这件事可能就好办多了。

    接着,我又给国际警方的几位朋友打了电话,希望他们从中斡旋。

    在我打这些电话时,小郭和温宝裕先后到了,我让他们先坐在楼下的客厅里,反正他们到这里就像到了自己家中一样,自己会去给自己酌酒。

    打完电话下楼时,白素和红绫也已经回来。

    他们看到我下楼,四个人异口同声问:“到底怎么回事?戈壁沙漠在哪里?”

    我简略地将情况介绍了一遍,然后问:“你们有什么好主意?”

    温宝裕叫道:“应该找陶大富豪和大亨想办法。”

    这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因为心中太急,一时竟没有想出这两个非常人物来。陶启泉是亚洲数一数二的大富豪,因为生意上的来往,与上层有着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大亨的财富虽不如陶启泉,但他在政界的影响力,却决不是陶启泉所能达到的;更重要一点,他们的身边各有一个女人,都有着极其特别的身份,且有着少将军衔,戈壁沙漠以间谍嫌疑被扣押,理论上正是她们的下属组织所为,找她们解决这一问题,那是再直接不过了。

    我这里所说到的几个女人,提起来大家都知道,她们全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而且,她们每个人的名字第一个字是姓。但名字却是一种花名,这一群人原有十二个,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遇合,现在仍然有着极高地位的,就已经不多了,而朱槿、黄蝉、水红等是少数的几个。

    这些人与我们之间的关系,堪称特别,戈壁沙漠也是她们所熟悉的,但要仔细介绍出来,那就不是一时一刻的事。有关这些人与我们之间的一些记述,绝大部分在有关苗疆系列。阴间系列以及《还阳》、《遗传》等几十个故事之中,而她最初出现却是在有关原振侠和亚洲之鹰罗开的故事中,在此不再述说。

    在温宝裕提醒之后,我和白素便各自拿起一部电话,我给陶启泉和大亨打电话,而白素则打给那几个以花命名的女人,因为众所周之的原因,我与那些女人的关系并不是太好,但白素与她们之间却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

    陶启泉是大忙人,找他不容易,但他与我的关系非同一般,我只要报出自己的名字,他就是有天大的事,也会暂放在一边。与他的联系还算顺利,当他知道了戈壁沙漠的事之后,当然会问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所能说的是:“这件事简直是复杂之至,根本就不是几句话能说清楚的,如果你有兴趣,容后再告。”

    我相信陶启泉虽然有兴趣,却没有时间,他实在是太忙了,因此,他也没有细问,只是非常爽快地答应一定尽力。

    与大亨的联系颇费了一些周折,这也是在我的意料之中。大亨是一个极为特殊的人物,有关他的身份,即使是像我们这样的朋友,也始终没有弄清楚。我与他的关系,虽然还没有达到与陶启泉那样深的程度,但他这一条命,可以说是我救下的(那件事记述在《双程》之中),因此,我偶而有什么事找他,也绝对没有推搪之理。

    电话转了五六次,相同的话重复了又重复之后,总算是找到了大亨,大亨听到我的声音,非常高兴,说了一堆客气话,然后才问起正题,我于是将戈壁沙漠的处境告诉了他。

    “戈壁沙漠?他们怎么会跑到那里去?甚至连身份证明都不带,他们搞什么鬼名堂?”他似乎有些不肯相信地问。

    我道:“你想想,他们如果真是去搞间谍活动的话,首先一点,肯定要弄到没有任何漏洞的身份证明。没有身份证明这样的错误,哪怕是一个最低能的间谍部不会犯。”

    他问道:“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只好以回答陶启泉的话回答他。他的回答是:“我先问一问情况,有了消息我再给你打电话。”

    我的电话打完,回到楼下的客厅,白素的联系也已经结束。

    她的身影刚出现在楼梯上,我们便一齐问道:“怎么样?”

    白素说:“电话都打通了,她们都说还不知道这件事,要去查一下。”

    我当即语露讥讽他说:“当然,这是她们的一贯做法。还不知道这件事,这真是再好不过的借口了。”

    白素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我相信她们是确实不知道,她们听说这件事后,都说过两个相同的字:胡闹。”

    有关营救戈壁沙漠的事,我们又讨论了几句之后,便告以段落,我们所能做的,暂时也就只有这么多,再着急也没有作用。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小郭因为事务繁忙,先行告辞,我们三个人则坐下来,讨论着戈壁沙漠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

    霍夫曼兄弟意外出现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讨论过,但那时实在是不得要领,以我们最初的设想,是因为时间或者空间的交错造成了他们的消失,但是,霍夫曼兄弟在南美的原始森林出现,那辆车在爱尔兰的一座山中被发现,我们就知道,所谓时间或者空间交错的假想是完全错误的。

    接下来的讨论是白素引起来的,那时,我们还在为戈壁沙漠的命运担忧,而她却像是彻底地放松了一般,说道:“看来,我们关于时间或者空间交错的设想是完全错了。”

    白素的情绪一变,温宝裕跟着也变了;他马上说:“那一个假想真是一个非常好的假想,可以解释世上许许多多未知的事情,如果得到证实的话,将会对人类社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我们可能根本无法预料。真是太可惜了,这样一个伟大的假想,结果却证明根本不成立。”

    红绫连忙接过去说:“不是时间和空间交错的假想不成立,而是这个假想在我们现在所遇到的这件事上不成立。其实,时间和空间交错需要四个必备条件的假想,并没有因此被否定,以后有机会,我们还是可以进一步研究的。”

    因为知道了戈壁沙漠的消息,而且,我们在打了许多电话之后,眼看救出他们是有希望的,因此,大家的情绪才会出现这样的变化,我虽然对戈壁沙漠是否能顺利回来不抱乐观,却也不想破坏他们的好情绪,便说:“或许,我们还可以讨论一下别的假想。”

    白素于是转向我:“你有什么想法?”

    我摆了摆头:“暂时还没有。不过,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我们现在有四个臭皮匠,可以顶一点三三个诸葛亮了。”

    温宝裕略想了想,眼睛忽然一亮,白素知道他定是想到了什么,便问道:“小宝,你有什么好想法了?”

    他道:“我想,一定是我们的地球上存在着一种移动的强磁场。这种强磁场是怎么形成的,我们目前还不知道,但这种磁场以极快的速度在移动着,偶而遇到某种金属制品,这种强磁场便像龙卷风一样,将这样的制品刮走了。”

    这种设想有一定道理,如果这种移动的强磁场面积并不大,但磁力极强的话,应该可以造成这种结果。

    我正要表示意见,红绫却说:“这个设想好是好,但不能解释第一次为什么仅仅只是霍夫曼兄弟消失,而那辆车没有消失。而第二次,戈壁沙漠消失的时候,不仅和那辆车同时消失了,而且,方向是完全相反的。”

    她提到戈壁沙漠的消失与那辆车的消失方向完全相反这一问题,在此之前,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一点。戈壁沙漠消失的时候,他们原本是坐在那辆车上的,但在后来,我们分别找到了那辆车和戈壁沙漠之后,才知道,他们是沿着完全相反的方向消失,这实在是一件不可解的事。

    温宝裕又道:“会不会因为某种磁力的作用,在极短时间内改变了人体的分子结构,使得人体也像金属一样,能够受磁力的影响,而且,作用刚好相反?”

    我便说道:“这个设想有一定道理。”

    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基于两点考虑,一点当然是霍夫曼兄弟和戈壁沙漠都曾受到过强磁影响这一点,第二,我知道,磁力的存在,是因为物体内部的分子结构造成的,磁铁的分子结构排列非常整齐,正负极相联非常紧密。现在工业中利用电的作用,改变了物体内部的分子结构,从而使得某一种金属具有了强磁力,也是一种非常普遍的存在,甚至专门形成了一门学门,叫电磁学。既然人力可以改变物体的分子结构,使得并无磁性的物体有了磁性,那么,为什么大自然中就不会有一种特别的力量,可以改变包括人体在内的分子结构,使得这些物体带磁呢?

    白素在这时说道:“这是一种假想,我也认为有一定道理。不过,我认为也不一定是方向相反,地球本来就是一个圆球,也许戈壁沙漠和那辆汽车原本就是以相同的方向运动,但因为那辆汽车的质量大,很快就落下了,而戈壁沙漠在继续运动了一段时间之后才落下。”

    我顿时叫道:“确然有这种可能。这个设想非常之好,我们还可以多作几种假设,虽然我们不一定有结论,但至少也可以为以后的科学家进行这方面的研究提供多几种思路。”

    我这样说却见白素的眼睛一亮,我知道她一定是想到了什么,便问道:“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她道:“我只是胡乱想,不一定有道理。”

    我们一齐鼓励道:“说出来听听。”

    白素说:“小宝提出的移动磁力圈的设想虽然好,但也有些东西并不能解释,如果说是受移动磁力圈影响,那么,消失事件就应该是偶然发生的,可是,为什么这种怪事就只发生在那辆鬼车上面?而且,为什么这种事以前没有发生?”

    温宝裕有些不复,说道:“以前不是没有发生,以前也发生过的,那两辆车特别容易出事故,就是一种证明,只不过因为我们目前还不明白的原因,以前仅仅只是受磁力影响而发生了事故,却并没有出现消失事件。”

    我说道:“有关仅仅只是那辆车发生这样的事,而别的车上并没有发生,我想很可能与我们在此之前分析的原因有关,例如那辆车上的装置有什么特别之处,而我们对此根本就还没有认识,也有可能发生这种事与物体本身的质量以及运行速度等许多因素有关。”

    白素道:“不错,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发生消失事件必须具备内在和外部两种条件,内在条件当然是那两辆车有着什么特别之处,而外部条件则可能与很多因素有关,例如车速、或者空气中的温度湿度、风速以及太阳黑子的运动等等。”

    她刚说到这里,红绫便惊呼了一声,白素连忙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太阳黑子。”她说。

    我们一时没有明白红绫的意思,太阳黑子的运动虽然可以影响到地球上的许多东西,但似乎并不会能量大到影响一辆车的运动。

    白素似乎能够了解红绫所想,便鼓励道:“说下去。”

    红绫说:“我们都知道,宇宙中有一种黑洞,具有极强的磁力,从这些宇宙黑洞旁边飞过去的物体,在离它们很远的地方,便会被这种强磁力吸进去。科学家们认为宇宙黑洞是一种物体结构非常紧密的星体。这只是一种假设,如果还要提出一种假设的话,所谓的宇宙黑洞,根本就不是什么星体,而是一种极强的磁场。这种强磁场形成了一种宇宙通道。那些接近通道的物体,并不是被这些黑洞吞噬了,而是通过通道到了宇宙的另一面。”

    我还是不明白她的意思:“你到底想说明什么?”

    红绫说:“假设,地球上也有这种的强磁力通道。”

    我和温宝裕同时猛吸了一口气。

    这真是一种极其大胆的假设,宇宙黑洞并不是星体,而是一些强磁力宇宙通道,而这种强磁力宇宙通道存在于任何空间,通常情形下,这种通道如果在磁力还不是非常之强的情形下,都是封闭的,普通的力量并不能打开。但是,也可能会有偶然的意外,正如白素所说,在外部因素和内部因素达到一定的时候,这种通道便被自动打开了。但是,这种宇宙通道又并非同大小的,因为大小不同,或者因为内外因素影响不同,这种通道的开合程度不同,所以,有时候只是在强磁力的影响下发生了车祸,因为当时的车和人都无法进入这一通道,但也有时候其中的某一部分可以进入通道,到达另一个所在。正因为这种磁力影响,物体才会在不改变空间和时间的情形下,发生不可知的位移。

    但据科学家的以某种仪器观测,宇宙黑洞却并不是封闭的,那么,这种通道的开合,会不会与外在以及本身磁力的大小有关?如果是的话,以此解释鬼车事件,那也就是说,那辆车在运行过程中,其实会因为机械运动产生不同程度的磁力。

    用这样一种假设,不光可以解释一些鬼车事件,同样可以解释一些十分神秘的飞行物失事。

    霍夫曼兄弟和戈壁沙漠曾经穿过这样的通道,因此,他们身上的所有金属制品全都带有极强的磁性也就可以解释了。同时,也正是这种强磁力的作用,在极短的一瞬间改变了他们身体内的分子结构,这种改变的结果是导致了他们的部分记忆消失。

    如果这一假设被证实的话,那么,就可以得出一个推论:人的记忆其实与磁力有着非常特别的关系。

    白素刚才显然是有着一种设想的,但被温宝裕的话打断了,我于是问她:“你的设想还没有说出来,到底是一种什么设相?”

    她说:“我的设想跟红绫的设想差不多,不过没有她的设想这样系统全面,我正设想可能人类在完全无意之中设计了一种特别的装置,这种装置在某种极为特殊的情形下,可以突破空间,产生位移现象。但我还没有想到这种位移的动力是从何而来。红绫提出的这种磁力通道,我想正是产生这种动力的原因。”

    如果这种假设被证实并且被运用的话,那简直就是人类的一件大事,因为运用这种强磁力通道,人类可以生产出一种新型的交通工具。

    我们正要进一步讨论下去、楼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我上楼去接电话。电话是大亨打来的,他告诉我,已经分别与上层打了招呼,上层的答复很好,但似乎还有一点小麻烦,具体办事的人好像有一点作梗。

    听了大亨的话,我大感奇怪:“他们什么时候敢说不了?”

    大亨说:“完全说不是不敢的,但以办事需要时间和过程为由拖几天,总还是可能的,你们也不用太急,明天我再打电话催一催,事情总会解决的。”

    我问道:“你了解过没有,下层作梗的原因是什么?如果是想趁机捞一把的话,我相信我还能出得起。”

    大亨听了我这话,立即便笑了:“你对一些官场的事,了解还是太少了,就算他们想捞一把,你想想,在我们出面之后,借给他们十个胆,他们也不敢再要了。这里面可能有别的原因,但不会是太大的事,你们放心好了。”

    有大亨这样的话,我当然是能够放心的。

    原以为,有了大亨这样的人物出面,事情会非常顺利,但实际上,一直等了三天,也没有任何结果,第四天,我再也坐不住了,便给陶启泉打电话。陶启泉说:“你总也改不了性急的毛病,办一件事,哪里说办就能办成的?更何况,他们的办事效率,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安心再等几天,会有结果的。”

    与陶启泉通过电话,我坐了片刻,喝了几口酒,想一想,还是不肯放心,便又给大亨打电话。没料到,这次竟连大亨的声音都没能听到,给他传消息的是一个女人,可能是他的许多个女秘书中的一个。

    那个女人在电话中对我说:“卫斯理先生,总经理走的时候留下话,让我转告你,要你耐心等待,很快会有消息的。”

    跟他的女秘书说任何话都没用,我真是气愤难平,当即扔下了话筒。

    电话刚放下便响了起来,我以为是大亨那边有了消息,连忙抓起来,才知道是良辰美景打来的。

    “我们准备马上回来,你让温宝裕到机场来接我们。”她们说。

    我暗吃了一惊,问道:“你们这么急赶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们说:“当然是为了戈壁沙漠。我们的关系说,这件事不知道在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我们需要回来查一下。什么环节不通,我们设法将这个环节打通。”

    听了她们的话,我真想骂她们一声:“胡闹”,转而一想,她们对整个事情的全过程还不是非常了解,心急是可以理解的,我又何尝不急。于是,我将我们这方面的进展简要地对她们说了一下,然后告诉她们,暂时不必回来了,等我这边有了进一步的结果以后再说。

    我这边的电话还没有打完,门铃便响了起来。

    我想,这时候响门铃,或许与戈壁沙漠的享有关,我很想自己下去开门,以便第一时间知道消息,但这边还在打电话,脱不开身。

    白素和红绫也在等待消息,还是红绫的动作快,没多久,便听到开门声,接着就是她的一声惊呼,我一听就知道,来的是我们的熟人,而且,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我结束了与良辰美景的通话,走下楼,还在楼梯上时,便看到了坐在下面的朱槿,这个女人虽然已经是人到中年,但似乎总也不见老似的,仍然是那么的光彩照人。白素与她们几个的关系极好,亲得像姐妹似的,但我一直对她们不是很感兴趣,她们也知道这一点,通常情况下,不是万不得已,她们是不会主动上门的。

    这次的情形当然不同,一方面是我在求她,另一方面,其间关系到戈壁沙漠的安全,只要朱槿从中说一句话,戈壁沙漠会吃怎样的苦,就实在是非常难说了。

    正因为有了这一层关系,我破例主动与她打招呼:“原来是少将同志大驾到了,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喜讯?”

    虽说我是破天荒的主动,但语气还是有着一丝讥讽。

    朱槿也不以为意,这可能正是她们所接受的训练之一。“我见到戈壁沙漠了,他们很好,你放心。”

    莫名其妙地将别人关起来,断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甚至还要往人家头上安上一个间谍嫌疑的罪名,这也算是很好?

    我正要这样刺她一句,白素显然知道我会说什么,连忙说道:“朱槿刚下飞机,顾不上回家,便直接到我们这里来了。”

    为了戈壁沙漠,她竟以少将之身亲自去了一趟荒芜的戈壁滩,且下飞机又在第一时间赶到了我这里,我确然是没有理由再刺她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在她们身边坐下后,改变了语气问道。

    朱槿似乎有点难以启齿。

    我连忙说:“如果涉及最高机密,你当然可以不说。”

    “这倒不是。”她说:“只不过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这时,我实在有些忍不住了,便问道:“小到什么程度?如果是交通方面的问题,我可以与穆秀珍联系,借她的飞机一用。”

    朱槿冲着白素笑了笑:“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因为最近涉及到一次职务调整,那个具体办事的人可以算在调整之列,如果这次的调整有他的话,他就可以再干几年,几年时间会有些什么样的变化,是非常难说的。如果调整中没有他的话,那么,他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退休。”

    红绫接道:“我明白了,一定是他已经知道了调整结果,名单上没有他,所以,他就将这口气出在了戈壁沙漠的身上。这样的出气方法,也实在是太没理由了。”

    听了红绫的话,我不知是该喜呢还是该忧,她刚从苗疆回来的时候是多么单纯,那时候,我们最担心的是怕她不能适应现代社会,但事过没有多少时间,她的接受能力快得让我们感到吃惊,现在,竟连这样一些人类社会中最丑恶的东西也都融会贯通了。

    另一方面,因为个人利益方面的事,或者因为官场中的一些龉龃,却影响到两个人的自由,这种事实在是太令我气愤,我忍不住便刺道:“你们不是最讲究步调一致,统一行动的吗?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异己分子?”

    朱槿确然是好修炼,她冲着我一笑:“什么事到了你的口里,全都变得这么难听。”

    我说:“并非我说得难听,而是因为有人做得难看。”

    朱槿道:“这恐怕也不能成为一种定论,你是那么地崇拜美国,但实际上,美国是整世界上最不肯接受不同意见的国家。这种例子俯拾皆是,比如对越作战,有多少美国人反对那场战争?难道因为有一半以上的美国人反对,美国政府便没有发动那场战争吗?再比如对朝鲜作战,也同样是如此。美国人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表现出一副以人民的利益为最高利益的姿态,但在涉及到任何关键时,他们什么时候考虑过他们的人民?再说,在任何一个军队中,怎么能够容忍所谓的民主?美国的军人可以不服从上级的命令吗?根本不是这么口事。有人或许认为美国士兵可以与军官说上几句俏皮话就是充分的民主,这真是一种天大的误解,而且,将美国似的幽默当作是一种民主,我相信那绝对不会是对美国的赞美,而是对他们的一种讥讽。”

    我只不过说了几句话,却引出她如此一大段议论,我不得不承认,她们这一类人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一个比一个更伶牙俐齿,真要舌战的话,我不得不举手投降。

    白素当然不想我们沿着这个话题说下去,在总体观念上,她虽然跟我站在同二条战线,但在具体对待某一个人上,我们偶而也会有一点不同的看法。

    “难道,这件事就这么拖下去?”她问道。

    朱槿说:“当然不会,有的人就是这么愚蠢,却还一心想着往上爬,也不想一想,国家怎么可能将权力交到他这种人手中?我来这里之前,已经给家里通过电话,如果他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将提前宣布任免命令。”

    白素连忙说道:“这件事让你费心了,真得要谢谢你。”

    朱槿道:“白姐,你说这话就见外了,第一,我们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做这点事,完全是举手之劳;第二,戈壁沙漠虽服那么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为他们做点事,也是应该的。第三,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们不对,有人拿着鸡毛当令箭,我过问这件事,完全是我份内的工作。”

    话已经说到了如此程度,再说下去,也就是废话了,我相信,朱槿这次所说,都是真话,戈壁沙漠出来是迟早的事,只是他们的办事效率实在令人堪忧,戈壁沙漠还会在那里吃多少天的苦头,现在还非常难说。

    我原以为,戈壁沙漠回来,至少也是十天八天之后的事,没料到,在我们和朱槿见面的第三天,戈壁沙漠便一起到了我家里。

    两个人明显地瘦了,也黑了,但精神还不错。

    见他们出来了,我自然高兴,问道:“那家伙怎么想通了,放了你们出来?”

    我这样问,原以为是朱槿和她的上级起了作用,新任免命令已经下来的缘故,但戈壁沙漠接着告诉我们的经过,却让我们有些哭笑不得。

    戈壁沙漠完全失去了他们在云堡的那段记忆,当然更不知道他们是怎样到达真正的戈壁沙漠的。当他们恢复记忆以后,便发现自己躺在一片大沙漠之中,当时,他们还没有完全料到自己的处境,戈壁甚至还向沙漠开了一句玩笑:“沙漠,到你的家了。”

    后来,他们在沙漠中走了两天一夜,在几乎要绝望的情况下,非常意外地遇到了一个驼队,这样才被带到了一个镇上。不久,就有几个穿制服的人找到了他们,并将他们带到一间房子里,问了很多问题,然后又将他们送到了一个城市,后来一直都被关在那座城市的一间牢房里。

    直到有一天,他们被带进了一间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一个穿制服的老人坐在里面看电视,电视播放的是欧洲杯足球赛的实况。

    他们走进办公室后,送他们进来的两个人便退了出去,而那个老人正看得兴致勃勃,根本就不理他们,他们也不敢自己坐下来,便在一旁站着。

    这时候,两支足球队打得难分难解,但是,电视画面突然出了问题,屏幕上出现了许多雪花点。老人非常气恼,走过去,拍打着电视机,却是无济于事。

    戈壁沙漠是这方面的专家,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于是斗胆对那个老人说:“这是因为发射装置离这里太远,信号太弱造成的,如果能有一个小型的卫星信号接收器,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了。”

    老人听了他们的话,这才转过头来,看着他们:“听说你们是这方面的专家?是真专家还是假专家?”

    这话问得戈壁沙漠哭笑不得,不知该怎样回答。

    老人接着又说:“你们是专家,能将这台电视机弄好吗?”

    戈壁实话实说:“现在不行。”

    老人听了,用鼻子哼了一声,似乎颇有些不屑的神态。

    沙漠连忙说道:“如果给我们时间和条件,我们可以装一个卫星接收装置,我们保证可以接收到世界各地四十个以上电视台的节目。”

    老人一听,似乎有了兴趣,然后对他们说:“需要些什么零件,你们开出来,我找人去弄。”

    他们意识到这是一个转机,便照老人的吩咐开了一张单子。

    三天后,他们被再一次带到了老人的办公室,老人对带他们来的几个人吩咐了几句,并且将一串钥匙递给他的手下,那几个手下便带着戈壁沙漠,坐上一辆旧车去一个地方。那辆车实在是太旧了,走到半路抛了锚,他们几个人弄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毛病出在什么地方,只好给老人打电话,要他再派一辆车来。

    就在这时候,戈壁沙漠主动请求,让他们看一着这辆车。押他们的几个人以一种极不信任的眼光看着他们,戈壁见他们虽然不信任,但也并没有反对,便自作主张下了车,走到车头,弯着身看了看。因为当时他的双手是被铐着的,无法自己动手,便指挥押他的人摆弄了几个零件,那辆车果然就开始运转起来。

    没多久,他们便被带到了一个家庭,从墙上挂的照片以及奖状可以看出,这正是那个老人的家,他的职务是局长。以一个局长之尊,其职务可以算是不低了,但若以他的家庭来看,实在也可以说简陋之至。

    就在局长的家里,戈壁沙漠安装了一个卫星接收装置。在这个装置安好之后,他们立即发现了一个问题,局长家那台彩色电视机只有八个掣扭,根本无法接收四十个频道。他们于是再为局长开了一张单,又为局长改装了电视机,并且装了一个非常精巧的小遥控器。

    局长亲自试过,果然能收到四十个电视台的节目之后,第一次对他们笑了:“没想到,你们这两个小鬼,还真有点本事。”

    戈壁沙漠从局长的笑容中看到了希望,便主动提出帮他改装一下家用电器。

    局长将手一挥,说:“这些都是十几年前的东西了,没有必要。如果可能,你们帮我看一看我的车,这是我花五千块钱买的一台旧车。”

    戈壁沙漠看过那台车之后,知道那确然是一台旧车,已经旧到了需要报废的程度,这样一台车的维修价值不大了,他们于是对局长说:“这台车,如果我们在这里进行维修的话,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就算你再花五千块钱买零件,维修以后可能最多用三年,然后就再也没有维修价值了。”

    局长一听,又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沙漠非常机灵,连忙说道:“当然,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可以进行彻底的维修,维修之后,表面上看起来,还是这样的一辆旧车,但实际的性能,将会超过目前这座城市中任何一辆车。”

    老人听了,似乎不是非常感兴趣:“这个主意到是不错,但是,你能告诉我,那要花多少钱?”

    戈壁沙漠这时候只想获得自由,因此同时说道:“钱不是问题。”

    老人有些不相信地看着他们:“钱不是问题,那么,什么是问题?”

    戈壁沙漠不说话,只是相互看了一眼。

    局长道:“我知道了,你们是想与我做一次交易,让我放你们走,对不对?可是,我将你们放走了,我能得到什么保证?”

    他们同时说:“除了我们的承诺,你得不到任何保证。”

    老人猛一拍手:“对啊,既然得不到保证,我怎么能够信任你?”

    两人感到非常失望,只得说:“既然你不能信任我们,那就完全没有办法了。”

    他们以为从此没有了希望,岂料第二天,局长便将他们找到了办公室在动请坐,还给他们泡茶,然后对他们说:“你们的承诺是不是还有效?”

    戈壁沙漠同时说道:“我们的任何承诺,在任何时候都有效。”

    局长大人猛一拍腿:“好,我今天就放你们走,但是,你们要记住对我的承诺。走,现在,我送你们去机场。”

    现在,戈壁沙漠已经安全回来,那个什么局长的能耐即使再大,也无奈其何,何况在这件事情上,他得罪了自己的上司,官运大概是从此做到头了,我便怂恿戈壁沙漠不去兑现那个承诺。这种极其自私的人,想也可以想到,不是什么好东西,实在没有帮他的必要。

    至于戈壁沙漠到底是否去兑现自己的承诺,我不得而知。

    这件事由鬼车开始,最后却是这样的一种结局,倒是大大地出人意料。

    有关那辆鬼车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有结论,只有两种推测。其实,世界上有许多事情,都是不会有结论的,能有两个推测,我认为已经很不错,至少能给人想象的空间。

    【LM小说网:s.lmz8.cn】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昂梯菲尔奇遇记之鬼车。本章网址:http://517k.cc/78_78788/10.html

类似《昂梯菲尔奇遇记之鬼车》的精彩小说